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财经天下周刊

有趣有用的财经新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财经天下》杂志官方博客

一本有趣有用的财经杂志。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致力于成为中国读者量最大的财经商业杂志。我们试图让大众享有与朋友、家人分享财经新闻的权利。读者至上是我们永不妥协的底线,有趣有用是我们的最大特质。我们以轻松写作和时尚视觉来解释你的每个好奇,给出“下一步”的指引。不端,不装,不俗。 现在就登陆淘宝,购买《财经天下》周刊!淘宝旗舰店“博雅天下书店”:boyatianxia.taobao.com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彼岸特辑】十人十城:爱丁堡,只如初见   

2014-02-02 11:21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刊登于2014127日出版的《财经天下》周刊第2
 图片

 文 谭川遥
《lonelyplanet》中文作者、统筹编辑。居住过梧州、广州、杭州、上海、爱丁堡,现居北京。


十年前,我刚刚二十出头,在爱丁堡念书。人对城市的感情,其实也就像爱情。有的美到心碎,只适宜共度一个夏夜,比如威尼斯;有的灰蒙粗砺,却能让你大笑或痛哭,比如北京;有的则无论多努力都不会有感觉,比如迪拜。但那时我还年轻,爱丁堡留给我的,只有全然的光明与美好。


这并非我的一厢情愿。英国益普索-莫里(IpsosMORI)研究公司曾发布一份著名的民意调查,高达92%的被访者对爱丁堡感觉“满意”或“很满意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所有样本都是正儿八经的爱丁堡居民。身为英国乃至欧洲首屈一指的旅游城市,人口不足50万的爱丁堡每年要涌进超过1000万观光客。让过客喜欢不稀奇,很多人第一次跨出火车站,迎面看到1500岁的城堡(EdinburghCastle)时,就已爱上这里。但是能让久经考验的自己人也只如初见,这份幸福感比之闭关锁国多年的不丹,或许更为难得。在爱丁堡时,不时有打扮入时、浑身穿孔的朋克小伙伴,真心惋惜我离家去井,“如果是我,我永远舍不得离开爱丁堡太久”,口气一如死守半间老屋的年迈钉子户。


爱丁堡是老了,但老得刚刚好。旧城四百年几乎没变样,皇家大道(RoyalMile),干草市场(Grass Market),高高低低幽深交错的巷陌,还有可以眺望万家灯火与大海的亚瑟王座(Arthur’s Seat,我叫它大荒山),明信片上的风景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穿过城堡下繁华的王子大街,就是被誉为城市规划典范的新城,也有两百年历史了。在爱丁堡的两年中,我几乎没坐过车,去哪里都是步行。没有比爱丁堡更适合步行的城市。最远的一次我来回走了四小时去参加一位同学的生日会,依然感觉满足,因为一路有风景。我是走在一座城市最美的年纪里,走在她延绵不绝的历史中,这让一个无可依存的年轻人在异国他乡感觉安心。龙应台在给儿子的信中写道,希望他即使成年后四海为家,也总有一个不变的小镇可以回去。在我心里,爱丁堡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而我真正的故乡,反倒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
何况,爱丁堡可不是小镇,这是苏格兰引以为傲的首都,一座真正的城市。生活的便利,文化娱乐的丰富,选择的多元,这里一样不缺。难得天气也宜人,这恐怕出人意料,不少人以为爱丁堡纬度与莫斯科相当,接近北极圈,必是苦寒之地,没想到冬天气温很少到零下,都是拜温和的海洋性气候所赐。当地还有驰名土产自来水,清冽甘甜如山泉,没喝过真是等于没来过。如果硬要挑毛病,那就是风太大。在北桥(NorthBridge)附近的一家超市门口,理直气壮竖了一块牌:“由于众所周知的苏格兰天气,本店所售雨伞质量难以保证。”


说到爱丁堡人,其他苏格兰兄弟的态度颇有些微妙(就像美国人侧目纽约人),但看在外人眼里,那份北方人血液里的热情爽朗,已远比冷漠持重的英格兰人好相与。走在路上只要露出困惑神色,不超过10秒就会有好心人操着浓重口音过来问你是否需要帮忙。唯一的麻烦,大概是酒鬼。一次夜归就碰到一位,我也喝多了,冲他笑了一下,结果他开始乐呵呵尾随我回家。我有点害怕,打电话给室友让他赶出来接我,酒鬼大叔看了一眼比他矮半个头的小室友,口齿不清地挤出了一句“sorry”……


深冬的爱丁堡黑得特别早。一天分不清下午还是夜晚,我从图书馆回家,天开始下雪。雪花静默迅速地坠落,似乎有茉莉香味,两侧黑沉的楼房中透出一盏盏灯火,忽然有点恍惚,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、何年。这时一股暖流袭来,原来是走过一个公交车站,敞着的站台上设有暖气。立刻精神一振,回到人间。


盛夏时分,夜里11点天才黑透,整座城市为艺术节忙碌着。有天睡得迷迷糊糊,隐约听到窗外有女高音在唱歌剧咏叹调,声线飘飘荡荡,越来越近。起初不以为意,直到忽然浑身冷汗地发觉,那声音就悬在我的窗边,而我住在四楼。那是我离所谓的灵异世界最近的一次。在上演过太多历史的爱丁堡,闹鬼也是生活的一部分,以致于有专门的旅游团带你去“看”鬼。没想到我也遇上了,而且是个风雅的游魂。真没把我当外人。


毕业那天,按照传统,当地报纸《苏格兰人报》(TheScotsman)刊登了所有硕士以上毕业生的名单,以示祝贺。我终于上了一回头条。后来看到电影《一天》(One Day),开场就是熟悉的爱丁堡大学旧学院(OldCollege),男女主角刚刚毕业,彻夜游荡庆祝,看着古老的街道在崭新的晨光中亮起来,以为生活还有无尽希望在后面。十年后,为了一份喜欢的工作,我住在一个并不喜欢的城市,一直没有回过爱丁堡。套用亦舒的话,人们爱的是一些城市,与之厮守的是另一些城市。至少我知道,爱丁堡总是在那里的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