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财经天下周刊

有趣有用的财经新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财经天下》杂志官方博客

一本有趣有用的财经杂志。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致力于成为中国读者量最大的财经商业杂志。我们试图让大众享有与朋友、家人分享财经新闻的权利。读者至上是我们永不妥协的底线,有趣有用是我们的最大特质。我们以轻松写作和时尚视觉来解释你的每个好奇,给出“下一步”的指引。不端,不装,不俗。 现在就登陆淘宝,购买《财经天下》周刊!淘宝旗舰店“博雅天下书店”:boyatianxia.taobao.com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彼岸特辑】十人十城:稻城,人生无非爱与自由   

2014-02-05 10:56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刊登于2014127日出版的《财经天下》周刊第2
【彼岸特辑】十人十城:稻城,人生无非爱与自由 - 财经天下 - 财经天下周刊

文 灵子

文化编辑,著有《宇宙的童话》、《忧郁的常识》

 

 

 

2014年元旦,电珠发来祝福短信。尽管微博微信盛行之后,很少有人再如此费力,他却总是每年元旦、春节次次不落。

 

电珠是稻城的藏族人,我们的认识算是奇特。2008年10月,我打算去稻城玩,临行前与成都一位友人联系——他是几个月前我在青海旅行的路上认识的,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——他说刚好有朋友要自驾去稻城,或许可以同行。于是在已经记不清楚哪一家火锅店里,我与几个陌生的人聚在一起,畅聊即将开始的旅程。

 

打算自驾的朋友临时改了行程,无法同行,却又热情介绍了一位当地同学做“地陪”,便是电珠。他说电珠在当地林业局工作,也许能帮得上什么忙,尽管我看不出会有任何需要。

 

就这样曲曲折折,凭着几乎不能算是“关系”的关系,我出于礼貌地发了一条短信给电珠,却没想到迎来持续至今的友谊。

 

还是先说稻城。它位于四川西南,靠近云南,穿峡谷徒步一周便可到香格里拉。第一次存了想去的心思,是因为前一年走过川藏线,觉得川西大有可探索之处。对着地图端详,发现稻城这个带着粮食香味的可爱名字,便起了兴趣。

 

去稻城的路算是曲折。先花大半天时间从成都到康定,第二天清晨再从康定出发,翻越五座四千米以上的高山垭口,天黑时便能到稻城。折多山、高尔寺山、剪子弯山、卡子拉山、海子山,那几座雪山的名字张口便来,因为在其他地方从无高原反应的我,每次走这条路却必然头痛欲裂。

 

对稻城的第一印象已经记不真切了,只记得刚刚安顿好,电珠便带着女友林子开车过来,接我去吃当地有名的鹅掌香锅。被大城市的冷漠气氛熏染太久,以为顶多打个电话说几句客气话就算地陪的我,为这种异地的、近乎无端的热情深深感染。

 

稻城县城只是一个驻扎据点,本身并无太多景色可观,无论红树林还是温泉都需包车前往。更著名的亚丁景区距此车程三小时,那里有三座雪山,仙乃日、央迈勇、夏诺多吉,三座神湖,牛奶海、五色海、珍珠海,是初次前来的人必然朝拜之处。

 

我不知道是否还需费章节描述亚丁的美景,每一个人心中总有自己的圣地,单从美丽程度无可比较。或许可以换个角度说,在亚丁我经历了所有旅行中最自虐的一天,清晨五点徒步到晚上九点,在高海拔地区单日往返五十多公里,尽管穿着徒步鞋,两只袜子的脚后跟还是全部磨穿了。然而与所见所感相比,这一切完全值得。

 

不知道为什么,旅社老板雪狼子对我们几个在旅社自行结伴的“单蹦儿”旅客格外照顾。当晚我们精疲力尽回到稻城已过凌晨,雪狼子炖了松茸土鸡犒劳大家,第二天又带我们去吃号称全县城最好吃的包子,之后再去茹布查卡泡温泉。包车的藏族司机在路上接上自己的老婆:“我们也去泡一泡,顺便等你们。”这种生活态度真令人称道。

 

温泉洗涤了所有的疲惫。下午我们去另一个乡的传统赛马会,在选手们策马疾驰之际,突然接到电珠的电话:“来我家过节吧!”“什么节?”“国庆啊。”哈,沉醉不知归日。我为难地说正与一同包车的小伙伴们在一起,本来说搭伙过节,可能不方便再去打扰,电珠豪情地说:没关系,一起来!

 

那晚围着火炉吃藏族大餐,大概是我在异乡经历过的最盛情的款待了。林子姐讲述了他们11年来曲曲折折的爱情,最终她毅然放弃上海的工作来到稻城与爱人厮守,让我们唏嘘不已。电珠的另一位朋友号称当地马帮帮主,大讲当地传奇。

 

第一次稻城之旅给我的印象如此温暖,以至于2009年元旦回顾起过去一年来的经历,突然想向旅社老板雪狼子与电珠问声好。网上查到雪狼子的QQ,打声招呼,谁知他第一句话说,我正在北京。这么巧,当然见面饭谢,听他聊天,从公务员系统离开,转而开客栈、做攻略、当向导,当地人觉得不靠谱,但他玩得不亦乐乎。聊天中他说了一句话:人生无非两件事,自由与爱。我记到现在。

 

再去稻城是在2010年5月,之前我在上海出差一月有余,忙着世博会报道,假期到了只想找个地方呆着。网上遇到雪狼子,闲聊可去的地方。他以我所知的稻城人一贯的热情与豪爽说:来稻城吧,食宿全免。

 

于是花费四天在路上往返,去做一周白吃白住的义工。早饭后打扫所有住过客人的房间,换下床单被罩扔进洗衣机,再把新的换上,就可以等待午饭和晚饭了。或者去他们新开辟出的“观影厅”看电影,傍晚时候遛狗,晚饭后与当地人们喝喝酒聊聊天。偶尔在院子里挖个坑种上格桑花,第二天被淘气的狗刨出来,第三天便重新再种。

 

我知道在任何一个远离尘嚣的地方,大概都可以这样自在悠闲,但是稻城于我不同的意义在于,似有故人在,有种不同于漂泊旅途的心安。

 

还记得一天下午我正在小屋看电影,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唤:“灵子!”诧异在这里居然有人叫我,出门去看,原来电珠与林子。雪狼子本答应带我去看他们,谁知在此之前忍不住先通风报信去了。

 

林子姐姐再见到我,又是惊喜又是诧异:这么多可玩的地方,怎么会再来第二次的?

 

他们结婚了,林子在稻城找到了工作,电珠做了副乡长,笑嘻嘻自嘲说:“副乡长嘛,就是乡长喝醉了扶着乡长走呗。”他们正打算开一个火锅店,店面在很不错的地方,正在装修。他们如两年前火炉旁叙述爱情时一样甜蜜,只是换成了老公老婆的称呼,四川话喊起来带着嗲嗲的蜜意。

 

还有一位广东来的美发师,几年后来北京打工。我们约在胡同口见面,他还在揶揄我在稻城时下厨刷锅没力气,做午饭速度又太慢,。讲着这几年在做的事情,他忍不住插话:“你讲话也这么慢的?你的采访对象怎么受得了哦?”

 

似乎每一次在稻城都有奇遇,每一个我遇到的人都真诚友善,而最难得的,那些因缘并未随着旅途结束而消散,而是持续以不同方式交织在我的生活中。

 

甚至客栈中两只大狗也发挥着它们的影响,第一次与动物如此亲密地朝夕相伴,让我产生了养动物的愿望。六月份我回到北京,忍不住从朋友家抱回两只六周大的小猫,自此一养三年。

 

稻城于我,如同一个遥远的家乡,即便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。大概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这样的所在,寄存那些工作城市放不下的心情,区别只在于遇到它的时间早晚。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